专访 | HPP合伙人余炜

今年9月份,FULLDES 全境参加第四届高层建筑与高密度核心区开发更新国际峰会,德国HPP建筑事务所受邀参会并发表演讲。会后FULLDES对HPP合伙人余炜先生进行「CITY」为主题的专访。余炜是HPP目前唯一的非德籍合伙人,深耕中国建筑市场近二十年,是部署公司在中国区域市场战略的领导者,为HPP中国的全面发展以及项目的落地作完善的管控。

今天演讲的主题是City for all,就City这个词来说,

您认为,中国的城镇化推进速度为HPP带来了什么样的机遇?中国的城镇化是一个短时间内快速发展的过程。对于一家欧洲公司来说,确实有很多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当然我们自己也在反思,或者可以说是我们走过一些坑,又把这些坑填上的过程。中国有中国的特点,欧洲有欧洲的特点,这是一个互相交流的状态,不只是单向的学习,长远来看,这种互相认知的提升所带来的价值远大于做几个单纯的项目。


带来机遇的同时,它带来了怎样的挑战?

中国人口的数量和密度,包括中国的快速发展,对于很多欧洲人来说确实是非常难以理解的。整个欧洲的城市尺度可能是经过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积淀,它的发展没有这么迅速,所以在中国如此高密度聚集的情况下,如何去理解、打造一个人性化尺度的街区甚至城市,这对欧洲事务所来说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HPP是如何探索及推进数字和智慧建筑以及URBAN的?

我们一直觉得任何建筑都是属于城市的范畴,所以我们会先从城市角度去研究。去年,我们参与了由西门子、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和德国亚太商会(OVA)共同编制的《中国城市的未来》,报告从社会学层面,包括建筑中人的日常行为,去思考未来城市发展趋势,并反映到建筑上可能有哪些智慧性措施。因为这是全体系的过程,不能完全依靠建筑师或者规划师来实现,需要整个社会体系的运营,包括城市构建、物料准备、物流,以及工业生产等。

Pages 44/45 from Smart City China Report (2019): Beixinjing Suzhou Greek Waterfront Innovation Park Community
Pages 44/45 from Smart City China Report (2019): Beixinjing Suzhou Greek Waterfront Innovation Park Community

落到建筑设计上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用BIM或者数字化的工具去做设计并不困难,但问题在于整个社会的协同生产能否跟上你的图纸,比如所有的工业化生产,模块化生产,包括大家可能没有注意到的运输体系,在欧洲,像戴尔的生产即需求的运行模式就非常有效率,所有的生产都是根据需求来定制,建筑材料也是如此,所以他们无需将大量的建材存储于工地上,这在中国目前恐怕难以实现。

所以在思考城市的发展时,我们需要从更广的维度去考虑,才能更好地理解数字化和智慧建筑如何给社会带来更大效益,而不是局限在图纸上的数字化表达。

对比国外的案例我们发现,数字化和智慧建筑在德国等一些工业较发达的国家可能相对较好实现,例如法兰克福的FOUR Frankfurt,由于该项目的整个体系包括产业,甚至施工人员都接受过良好的专业教育,所以能高度转化图纸中的工艺及品质诉求。目前中国建筑材料的生产工艺及整个体系,包括加工、运输、安装等还很难完全跟上图纸的专业化数字化表达,所以每个国家之间还是存在一些发展程度及可实现度上的不同。

FOUR frankfurt ©2018 Groß + Partner
FOUR frankfurt ©2018 Groß + Partner
FOUR frankfurt ©2018 Groß + Partner
FOUR frankfurt ©2018 Groß + Partner
FOUR frankfurt 现状 ©2020 HPP
FOUR frankfurt 现状 ©2020 HPP

除了FOUR Frankfurt这样的法兰克福的金融区大型综合体之外,还有其他什么样的范本?

无论是在欧洲还是中国,我们都有参与大型项目开发实践的经验,尤其近些年,欧洲的大型开发有较多案例,比如刚刚大家看到的FOUR Frankfurt,其实是我们目前在德国实践的第二大项目,德国汉堡港口新城作为欧洲最大的内城开发项目,很多人也研究过这个案例。经过几十年的城市开发,汉堡港口新城最后一个规划区段-南部海景区预计在四到五年内完成包括零售、餐饮、娱乐、邮轮码头、酒店以及办公与居住功能在内的大约 40 万平方米的建设。该项目的开发重点是它除了拥有复合型的多功能混合用途外,还要结合新老建筑,城市功能,包括城市形象界面设计,以及我们刚刚说的数字化应用及多平台的协同,这些都需要综合考虑。

汉堡港城规划 ©2008 Hafin city Hamburg
汉堡港城规划 ©2008 Hafin city Hamburg
汉堡港城航拍
©2017 HPP
汉堡港城航拍
©2017 HPP
汉堡港城项目航拍效果图 ©2016 HPP
汉堡港城项目航拍效果图 ©2016 HPP
汉堡港城项目街景透视效果图 ©2016 HPP
汉堡港城项目街景透视效果图 ©2016 HPP

在中国,这样的案例大家可能更容易遇到,因为城市规模和人口数量在不断扩大和增加。近期我个人觉得比较值得参考的案例,是深圳南山科技创新中心(留仙洞六街坊),它其实是运用了一个“产业雨林”的概念,把产业、建筑发展和人的生存、生活、工作的需求,结合在一个统一的高密度社区里,映射了城市、产业、知识人才服务的“全生命周期”,目前这个项目正在实施中。我觉得这是可借鉴的打破传统的综合运用,比较适合中国当下一些高密度发展情况。

南山科技创新中心 ©2018 HPP
南山科技创新中心 ©2018 HPP
南山科技创新中心 ©2018 HPP
南山科技创新中心 ©2018 HPP

南山科技创新中心©2018 HPP

南山科技创新中心 ©2018 HPP
南山科技创新中心 ©2018 HPP
南山科技创新中心 ©2018 HPP
南山科技创新中心 ©2018 HPP

一直以来HPP致力于城市综合体的竖向发展,在横向发展上HPP又有什么样的研究?

对HPP来说,我们是多维发展的。单纯的竖向发展相对于城市来说是有局限性的。所以我们一方面关注竖向“线”的发展,尤其是在建筑的可持续性设计方面,另一方面关注横向“面”的发展,在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中尤其注重人性化尺度的考量。

举个例子,上海的桃浦区的工业化开发,我们做新的城市设计时就想到采用比较早期的中小尺度街区来进行低密度开发,结合中国实际情况,希望在局部高密度开发的基础上,为大家打造一个更加舒适宜人的横向生活环境。

桃浦科技智慧城深化城市设计 ©2017 HPP
桃浦科技智慧城深化城市设计 ©2017 HPP

桃浦科技智慧城深化城市设计©2017 HPP从建筑尺度来说,我个人比较喜欢“小陆家嘴”的滨江道项目,该项目其实是在市中心高密度开发背景下,一个相对小体量、更具有横向导向的沿江空间。很多人把它列为网红建筑,可能觉得在这种位置能够有这么亲人的尺度,是大城市高密度街区里一种珍贵的体验,我们也希望在高密度的基础上,能给大家带来一些疏密结合的思考。中国这么多年的发展,大多在实现高密度高强度甚至大开大合的概念,我们希望能够在横向上,在街区的尺度上,更多借鉴欧洲传统城市的一些想法。

 建筑鸟瞰 ©2020 HPP
滨江道-航拍
©2018 CreatAR Image
建筑全景 ©2020 HPP
滨江道 ©2018 CreatAR Image
原址对岸旧照-原址是新华码头871-872仓库
原址对岸旧照-原址是新华码头871-872仓库

滨江道项目可以再延伸出另一个问题,就是城市更新 ,未来HPP在城市更新上会有怎样的规划?

城市更新一直是HPP骨子里存在的一个基因,因为我们总部所在地——德国的鲁尔区,本身就是一个传统的工业区,当地有非常浓厚的工业改造文化,我们的基因中一直有很多这种利用现有技术进行改造的想法和实践经验。

在中国,除了已经建成的滨江道以外,大家可能很快能看到另外一个更新实施项目——北京兴发水泥厂改造。它位于长城脚下,作为已经废弃的工业设施,它有着特殊的文化基因和空间结构,所以我们项目之初要先研究它的文脉肌理,结合北京的特点,考虑工业元素的遗留问题等。这个建筑之后将为国际著名数学大师丘成桐使用。通常在改造项目中,大家会经常遇到材料、费用、造价,甚至一些不可预见的因素,所以我们希望大家今后能在另一个城市或者从另外一个角度,了解我们在改造带有历史建筑元素的城市空间时的想法。

©2020 HPP
©2020 HPP

对上海而言,城市更新应该会有很大尺度的发生,因为上海原来就是一个老工业区,现在仍然保留着工业时期的工厂,没有完全改造,且目前的改造大多是以办公空间或商业空间来使用,在您看来,大范围的改造和使用,长期以往会不会造成比较严重的泛滥?

老城区里的空间改造需要根据实际的情况,是否会造成过多的办公空间,这种问题确实不可回避。我们前两年尝试了一些上海非核心城区的改造项目,比如宝钢厂房旧改,但发现当提出一些很好的理念后,却很难实施,因为当时确实没有那么大的需求,所以改造需要循序渐进的考量。
目前我们正在实施的上海徐家汇体育公园项目中,对地标性的八万人体育场和万体馆进行升级改造,在城市核心区,除了体育公园功能外,它给市民提供了一个全天候开放式的休闲空间。基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市民诉求尤为明显,因此政府推动速度也会更快,相信在今后使用或推向市场的过程中,也将更受欢迎。所以我们要客观的去分析一个项目所在的位置和受众,如果只是一刀切的推动,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欧洲,未必见得会有一个非常好的效果。

总平图  ©2017 HPP
总平图©2017 HPP
鸟瞰效果图  ©2017 HPP
鸟瞰效果图©2017 HPP
©2017 HPP
©2017 HPP

END.


编辑:Ruth Jiang, Ing Zhang

策划、编题:Danny Zhao

协助:Jessie Zhou-HPP architects,Grace高高-ECADI华东设计总院

校对:Ruth Jiang

审稿&校对:Ing Zhang

视频剪辑:合什文化

图像:HPP architects 、wikipedi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