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之乡·云来

中国 广东

项目平面 ©2020 东仓建设
项目平面 ©2020 东仓建设

项目背景

三溪村,位于中山市东区街道东南部,始于清代,坐落于五桂山北麓山间谷地,依山傍水,为中山主城区内保留较为完整的原生态传统村落之一。有诗留:“群山环绕处中间,形势蜿蜒带一弯。一望清溪六七里,烟村排列两三横。后有围林挡北敌,前依良田八百亩。”

时代中国于2020年祭出又一臻贵社区力作:时代·Dreamland云来。社区旁于三溪村东,占地约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9.6万平方米,以2.0超低容积率建造高端人居生态圈,项目中心园景内坐拥占地2700平方米开放式顶层社交会所,定名“云来”。该项目由时代中国再次邀请顶级设计机构DOMANI东仓建设担纲会所方案(景观建筑室内产品一体化)全案创作。

建筑外观 ©2020 吴鉴泉
建筑外观 ©2020 吴鉴泉
建筑外观 ©2020 吴鉴泉
建筑外观 ©2020 吴鉴泉

想象的乡土

如果要开宗明义的点明这个项目的创作类型,设计师更倾向于通过一次整体化的项目机会来尝试演绎关于当代乡土表征的寻获及抽象化。

“从来没有什么叫做乡土,它不过是某种记忆表征。这个表征产生于一系列的关系交织:历史和地理的机制,生产与再生产的关系,政府的操作与实践,人群交互流动的媒介和形式,等等。我们把一种多样性乃至时态笼统称为乡土,我们定义了一种非稳定的东西。”余霖说。在此意义上,乡土其实是一种想象的共同体。

空间认同

在中国城市化进程的今天,大多数人们或家庭固化成一个广泛的中产阶层,现代城市与建筑的建设意图以前所未有的能力和强度向他们展示时间空间对于记忆的碾压,于是认同性正在变成主要有时甚至是唯一的意义。人们越来越不按照自己所在做的,而是按照自己是什么或相信自己是什么——来建构自身的意义。空间认同性也是如此。人们从不从属于空间,也从不居于空间之上,人们的直觉,是试图成为空间中混沌的一部分,并从混沌中寻获自身存在感。

建筑外观 ©2020 吴鉴泉
建筑外观 ©2020 吴鉴泉
建筑细部 ©2020 吴鉴泉
建筑细部 ©2020 吴鉴泉
建筑外观 ©2020 吴鉴泉
建筑外观 ©2020 吴鉴泉
建筑细部 ©2020 吴鉴泉
建筑细部 ©2020 吴鉴泉

特群空间

今天,大部分的人居环境依然是日益膨胀的一面走不进的镜像,而新的建筑学始终试图用更软性的力量,将生活仪式与空间功能的碎片编排重组成一个彼此有机交织而不僵化凝滞的系统。它日渐更新但不撕裂,变化细微而非粗暴的颠覆。

当我们将居住空间向外延展时,究竟该强调私人还是公众,要知道,大多数家庭群居习性的中高产阶层已经习惯了某种撕裂的空间联系,这种联系始于百尺见方的规模化住宅,湮灭于外部高深莫测的宏观都市。而更大层面的国人,实则惯于在想象的记忆符号中寻获关于自身意义的主观认知。于是有了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之间洞刻着的复杂可能——特群空间,它源自差异。设计师将此具体为产品,通过获得市场共鸣而触摸其轮廓。同时,这也为广泛的地产市场带来两种产品策略可能性的讨论:一,项目逻辑类型化,设计建造整体化,功能多元化。二,用户类型的精准校对及分层:捕获高知高产人群,引导相关用户,兼容广泛受众。

建筑细部 ©2020 吴鉴泉
建筑细部 ©2020 吴鉴泉
建筑外观 ©2020 吴鉴泉
建筑外观 ©2020 吴鉴泉

几何秩序感

作为简洁的几何形式的建筑物,建筑关系可视作两条长方体的交叠,体块的组合,交叠区域形成加强了空间维度的联系,形成动线上的分流与管理。外立面饰面为无序错拼的陶砖,配以柔砂镀铬镜面,让“物性自显”。建筑与景观融贯统一西面入口采用“L”型的路径,在特定的视域中,游览者可以观看不同的侧面——封闭与开放,露天与地下,偶然与限定、不朽与日常、时间与物质、…,在场感的不同解释, 可谓凝结知觉的丰富体验。

步行时长约3-5分钟的环绕式步道贯穿园区公共路径与会所路径,通过情绪动线的缓释与引导令使用者对该建筑主体存在一定时间空间的动态体验。顺南北向长边进行横向重组的空间构成逻辑使建筑展开面最大程度的接受黄金日照时间。此时光影成为一种即时现场层叠于人工化的建筑秩序之上如一层随机的混沌。

建筑细部 ©2020 吴鉴泉
建筑细部 ©2020 吴鉴泉
建筑细部 ©2020 吴鉴泉
建筑细部 ©2020 吴鉴泉

世界的一切荣耀不过是一片斑驳的不洁。——埃德蒙.斯宾塞

城市文脉

在全球化视野中思考并强调地域性,选用极似土壤感的手工陶条作为“村落”的记忆载体,随着外部环境作用下形成独特的色泽斑驳,与自然共生。寻找材质的本真属性,以建筑自然生长的在地性为特征,为建筑形廓注入本地化的’土壤感’,以在地性及时代性的融合探索传统文化的理性回归,衍生出对建筑与地域、自然关系的再思考。

可以认为材料的选择逻辑来自乡土符号,是很显见的关联。但更内部的缘由来自于一座永久建筑需要具备的呼吸感和变化性状。设计师耗费近一年的时间与供应商协作研发充分还原土壤感的陶条材料。除保持烧制陶制品的高耐候性高透水性外,其斑驳的色差感需要在长时间的使用充分的与空气,紫外线及雨水发生变化。它基本应用于两种成本模型不同的安装技术,槽式干挂及穿孔金属龙骨结合半砌筑。

通过手工陶条,作为建筑表皮整体化应用素材,诠释及验证材料的广域度。从小秩序的细节入手,以核心模数模组为建筑材料生产与应用的技术体系,构件选用三个模数规格,分别为1200×310mm、800×85mm、800×40mm,应用中的工艺缝隙尺寸被计算在模组设计中,材料通过反复的计算及预装验证,再通过工厂预制生产来确保大面积应用的容差度与适应性。

建筑室内 ©2020 吴鉴泉
建筑室内 ©2020 吴鉴泉
建筑室内 ©2020 吴鉴泉
建筑室内 ©2020 吴鉴泉

公共功能空间家具主要款型来自桉和韦森的高定线产品“多足虫”系列,弧边设计降低多人流动线空间碰撞风险,多足虫腿部结构则满足公共空间的不同长度与高度应用演化。台面为5mm厚实心铝板,在日久使用中将产生的细腻质感的划痕是设计的一部分。当然,对于大部分忧心于天然材料损耗的受众而言,这款材料的选择的确需要解释。健身房设备来自意大利一流健身设备泰诺健的产品顶配。

建筑室内 ©2020 吴鉴泉
建筑室内 ©2020 吴鉴泉
建筑室内 ©2020 吴鉴泉
建筑室内 ©2020 吴鉴泉
建筑室内 ©2020 吴鉴泉
建筑室内 ©2020 吴鉴泉
室外泳池 ©2020 吴鉴泉
室外泳池 ©2020 吴鉴泉
室外泳池 ©2020 吴鉴泉
室外泳池 ©2020 吴鉴泉
室外泳池 ©2020 吴鉴泉
室外泳池 ©2020 吴鉴泉

逃亡前苏联去向纽约寻求“自由”的人们制造了一个巨大的泳池,他们前进的方式却是不停的集体在这个漂浮泳池中向后游泳。——库哈斯写过一个关于泳池的笑话。

建筑光影 ©2020 吴鉴泉
建筑光影 ©2020 吴鉴泉
建筑外部 ©2020 吴鉴泉
建筑外部 ©2020 吴鉴泉
建筑光影 ©2020 吴鉴泉
建筑光影 ©2020 吴鉴泉

动线的效率

过于有效的联系使联系的结果成为首要而联系的过程与目的则被忽略,如同真正的园林精髓藏在一种低效的潜望里,那种似乎可见又必须具备一定距离才能够抵达的目的感。设计师将会所的华彩功能点——私厨“涧”藏匿于泳池底侧,它隐蔽且私密,若非造价限制,人们将可以在那里观望池底的各色风姿动态。

建筑外部 ©2020 吴鉴泉
建筑外部 ©2020 吴鉴泉
 建筑室内 ©2020 吴鉴泉
建筑室内 ©2020 吴鉴泉

十八人环形中餐台来自桉和韦森的高定线产品“The moon”,铜质台面将在适当的照明环境下如月色溢辉于室内。餐椅同样来自桉和韦森高定线产品,它是一款基于材料学形成溶胶硬性驳接的PVC透明板式座椅,匹配有令人意外的贴身舒适的人体工学角度设计。中轴吊灯选配自建筑师Peter Zumthor为意大利顶线灯具品牌Viabizzuno的创作,它拥有无与伦比的空间凝聚力。

第五面上悄然存在的SKY CLUB,在夏季入夜时分开放或供住户私定使用。

建筑夜景 ©2020 吴鉴泉
建筑夜景 ©2020 吴鉴泉
建筑夜景 ©2020 吴鉴泉
建筑夜景 ©2020 吴鉴泉

这城市中没有一座德尔法那样的神庙,然而,它依然是一个关于‘我’的隐喻,是物理心理的同时沉默或点燃。

设计过程 ©2020 东仓建设
设计过程 ©2020 东仓建设
设计过程 ©2020 东仓建设
设计过程 ©2020 东仓建设

作者简介

余霖,DOMANI东仓建设创始合伙人及创作总监,A&V桉和韦森创始人及创作总监。中国新生代代表性建筑景观及室内设计师。致力于建筑与室内的空间体感研究,建筑景观室内一体化设计,及当代实验性空间设计。善长通过空间的学术性与商业性平衡为众多企业实现商业空间的高溢价。自2008年起已带领团队囊括百余项顶级国际设计大奖。

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昨日之乡——时代云来——CLUB
项目地点 中国 广东
项目面积 2700m²
项目业主 时代中国
完成时间2019.12
建筑设计余霖 | 东仓建设
景观设计余霖 | 东仓建设
室内设计余霖 | 东仓建设
艺术陈列余霖 | 桉和韦森
协作设计刘焕辉、王舒洁|东仓建设
传媒管理李云云 | 东仓建设
摄影师 吴鉴泉
施工单位 广州乔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主材供应乐普艺术陶瓷有限公司

编辑及翻译:Ing, ©️FULLDES设计 获授权发布 ,著作权来自作者,图片版权来自摄影师或公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