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Aedas全球设计董事韦业启

在城市现代化的进程中,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不在于高度,而在于密度。而高密度的空间中,建筑不应是独树一帜的割裂,而是需要与人、街区、城市的共存。
近日Aedas全球设计董事韦业启(Ken Wai)在第四届高层建筑与高密度核心区开发更新国际峰会期间接受了我们的专访,分享了对高密度城市及对中国城市未来发展的独到见解。


精华摘录:

  • 高密度城市的发展在中国是必然的,产业升级、政策等原因致使未来会有更多的人前往核心城市居住和办公。
  • 高密度的发展也会影响老城区的未来发展,如何在老城功能性改造上创建成果,是当下最重要的议题之一。
  • TOD的开发不只是城市内部的格局优化,更是未来城市群一体化发展下的重要驱动力,将成为城市化发展下的必然选择。
  • TOD不能是一种没有城市风貌的类型,而城市风貌不是专门指外立面,其中的空间也是门户之一。

高密度城市发展的必然方向——COD(社区导向发展)

本次论坛围绕高层建筑高密度核心区打造开展,您如何看待高密度目前在中国的发展?将来可能出现什么样的变化,如何应对?

高密度城市的发展在中国是必然的,产业升级、政策等原因致使未来会有更多的人前往核心城市居住和办公,而这对城市来说,交通等各方面的压力会特别大。而TOD的开发模式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从改善城市内部格局实现整体优化。而TOD的未来一定是COD。
以Aedas的经验来看,建筑师团队不仅要懂得做轨道交通,还要会做商业、酒店、住宅、办公、公寓、综合体等多元类型的项目,不然是无法设计TOD的,因为这最终是为社区而创建的,我们的COD(社区导向发展)就是这样一个概念。如果不是为社区而做,那意义其实已经丧失了,因为TOD的目的不是分散城市功能,而是将其串联在一起,减少堵车的出现。
比如深圳它的成熟度并不是很高,但其城镇化规模、速度及人口增长都是全国第一,是一个真正的高密度城市。对应设计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在不影响现有社区形态、交通与未来发展的情况下,将超大型交通系统放置其中。这不仅需要做建筑的功能性解决方案,更要在设计时考虑综合问题,比如建筑的体量、施工、对未来居民的空间使用,以及如何与社区链接。

Aedas COD类型项目示例图-京投发展·岚山项目 ©Aedas
Aedas COD类型项目示例图-京投发展·岚山项目 ©Aedas
 Aedas COD类型项目示例图-西丽综合交通枢纽地区城市设计 ©Aedas
Aedas COD类型项目示例图-西丽综合交通枢纽地区城市设计 ©Aedas
 Aedas COD类型项目示例图-保利时代项目 ©Aedas
Aedas COD类型项目示例图-保利时代项目 ©Aedas

为社区而建立的TOD模式,其功能性应该与城市有怎样的尺度链接?以目前的范本来看,大兴机场是一个距离城区较远的TOD,香港的西九龙及上海虹桥却又身处于核心城区中。

TOD的开发不只是超大型交通系统的植入,而是以其为线索,对城市各功能的串联。大兴是新开发的,虹桥虽然不是新建,但目前发展部分以前已经规划过。而香港西九龙则位于市中心,旁边就是老市区,另外一边是圆方购物中心;南边是未来的文化区;步行2-3分钟就到广东道商业街;东边步行5-6分钟即可到达庙街。综合项目开发的情况压力非常大,场地并非一个开放空间,每做一件事情都会影响居民的生活。因此基于“工作-生活”一体化的现代都市发展需求,在交通枢纽处,从站城一体化维度出发,构建拥有便捷无缝换乘体验和立体慢行系统的功能复合型TOD,将成为城市化发展下的必然选择。

在做香港九龙站上盖零售项目圆方时,我们为地块构建室内通行网络,整合毗邻开发项目共享的消防疏散通道等,并预留24小时通达路径连接高铁西九龙总站,为乘高铁、机场快线、东涌线地铁及巴士往来的乘客提供便捷换乘,是香港九龙市区重要的交通枢纽。

Seamlessly connect with surrounding residences, offices and hotels through the Civic Plaza ©2007 Aedas
圆方与地铁站无缝衔接,并通过市民广场与周边住宅、办公、酒店无缝连通 ©Aedas


从国家整体发展的层面看,TOD又有着怎样的优势和意义呢?

TOD的开发不只是城市内部的格局优化,更是未来城市群一体化发展下的重要驱动力。中国也有自己的发展模式,体量很大,还要将人口进行分散。如果全部人口集中在大城市里面,肯定很难生存下去,只有将不同的副中心建立起来,像大湾区,不同城市之间通过轨道交通系统节点将其串联,这样整个区就能成为一个主要的城市群。然而这个做法又会引申出不同的问题,比如新建的,或是大改的交通系统在老城区要如何去做,这是我们的挑战。
而且轨道交通相比汽车是更为环保的出行方式。通过轨道交通,如高铁、动车等工具,可以将整个中国的距离拉近一半,如此紧密的距离,构成现在的发展顺利。在这方面的国家政策与未来发展方向,是有很多其他国家想要进行借鉴的。


刚刚提到城市群,高密度TOD好像并不是对每个城市都适用?

这个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如伦敦整个城市的功能业态十分的碎片化,办公、商业、酒店都很分散,作为商务区,大多数人驱车通勤,每当下班时就会堵车。所以当人口密度高的时候,通过轨道交通来作为一个集中点,即便城市功能分散之后,人们也不需要过多的使用私家车进行集散,从而释放了交通压力。
在这方面深圳是很好的案例,其由东去西的路程较远,驾驶汽车的交通方式会很慢,通过创建不同的交通节点,东边可以直接抵达机场,向北发展即可联通惠州,去到不同的地方,这样的城市内外多节点联动组成网络,这就是中国特色。
比如我们在做深圳龙岗大运荷坳片区统筹规划研究*时,这一项目位于市级重点黄金三角——龙岗中心城、大运新城、阿波罗未来产业园的中心,汇聚五条轨道交通,是极为重要的门户工程。由于片区空间被道路交通割裂,功能碎片化且土地使用效率较低,绿化生态缺乏系统性。重新划分片区业态功能定位,推进黄金三角经济协同发展,修复割裂的道路交通,由TOD核心区跨越轻轨线路,将东西片区自然缝合,创造舒畅的城市空间感及连续的人行系统。提出了“生态营城、产业融城、TOD塑城”理念,将片区打造为基于公共交通网络,集聚总部商务、高端产业,融合产城深度,绿色宜居的国际TOD新标杆。(* 注:该研究为2017年研究成果,后期实施或有调整)

 生态营城、产业融城、TOD塑城,在重建城市社区连接网络的同时,以山野融城缝合东西片区©Aedas
生态营城、产业融城、TOD塑城,在重建城市社区连接网络的同时,以山野融城缝合东西片区©Aedas

上海作为人均用地面积大于香港的城市,为何却比香港更为堵车?

主要是因为人口数量不一样,上海有2400万人口,而香港只有750万人口,但也有堵车的时候。与此同时,轨道交通为香港提供了很大的帮助,香港的这套新建地铁系统是非常高效的。上海已经拥有很多轨道交通,本身体量很大,所以它需要向外发展。
现今中国的发展,与西方的发展未必一样。以前西方国家相对很成熟,不同的城市案例可以帮助中国发展,现在中国发展速度如此之快,案例积累远超于其他国家,不仅节奏快,强度也高。国内城乡、城镇老化带来的城市改造依旧在进行,并不是每一个都成功。上海的规划理念要不断创新,面对人口密度提升,要加强老城区和社区的维护。


TOD的旧城改造及城市风貌面对高密度的城市发展,老城区又该何去何从?

高密度的发展也会影响老城区的未来发展,所以,如何在老城功能性改造上创建成果,是我们当下最重要的议题之一。现在的高密度已经不同于以前的超高层,以高度来寻求空间。如今反而是同样的面积,寻求更大的密度。这又是新的挑战,因为当密度高的时候,很多空间能否释放出来,如何应对这样的空间,建筑规范是否会有所调整,还是根本不需要那么多空间去办公,抑或是我们可以通过最新的科技将生活改变之后再得到创新,这些都需要比较长远的计划和动作。我们始终在不断尝试和创新,建筑师是不会接受现在的,我们会一直追求未来。

现如今中国已经有不少TOD走进老城区。比如广州东站,它是一个将城市割裂的建筑,我们要解决的是如何将城市缝合,并拉动这个城市的更新换代。全部拆除重新来过是不可能的,因为周边多数建筑已经建成,社区也已成立,我们需要协调与平衡。

建筑师想创造什么样的社区,未来建筑的单体在城市代表什么,用什么去与城市对话,都要考量。城市也需要与建筑产生对话,这是最大的挑战。对于老城区,就更有必要作出缜密的思考。
在Aedas设计的项目中,譬如英国伦敦国王十字火车站东侧的老城区,我们进行TOD开发时面临同样的问题,尽管一直用比较辛苦的方式去发展,但很成功。


TOD能否成为一个地标?

主要还是看TOD的功能,例如香港西九龙站,剔除交通功能外,它还有一个门户的功能,既是通往大陆的门户,也是从大陆来香港的门户,因此它不能是一种没有城市风貌的类型,而城市风貌不是专门指外立面,里面的空间也是门户之一。

西九龙站  ©Huang Suirong
西九龙站 ©Huang Suirong
香港西九龙站建筑外观 ©Hisao Suzuki
 西九龙站顶部高架公园  ©Paul Warchol
西九龙站顶部高架公园 ©Paul Warchol
香港西九龙站建筑外观  ©Paul Warchol
香港西九龙站建筑外观 ©Paul Warchol

某类型的功能是有一个表达的,如果不是一个很重要的空间,其实是不需要做到门户感太强的,可能它的商业感很强,比如人流引入三维空间里面,这个三维的商业空间体验性很好,大家就不需要去其他的节点了,因为在所处的节点就可以做到需要做的事情。当对应的社区人群使用时,可以满足人群不需要去其他地方就能拥有的功能,就不必开车浪费通勤时间了。所以本身吸引力是需要有的,吸引力方面又分为门户、商业、办公,以侧重点去区分。


Aedas与年轻建筑师

Aedas未来如何规划在华东地区的发展?

Aedas是国际公司,让团队在当地发展是理想状态,目前不需要采用美国或英国等西方模式,这样会让我们错过很多了解当地设计的功能需求,中国已经处于高速发展时期,我也常驻在上海,我们希望在当地训练自己的团队。

Aedas对于青年建筑师有怎样的期待?

我们的团队就是我们的未来,所以我们和国内很多大学都有合作,希望将他们的学生引入Aedas,慢慢将他们培养成我们公司的主要成员。

只有多元、开放的交流才能推动整个行业的不断发展。作为RIBA中国分会荣誉主席及RIBA理事成员-亚洲及澳大拉西亚区域,我希望借助平台助力青年建筑师培养,并通过国际化的经验交流,提供不一样的视野和机会,以他们的成长推动整个行业的不断发展。

END.


编辑:Ruth Jiang, Ing Zhang

策划、编题:Danny Zhao

协助:Aedas,Grace高高-ECADI华东设计总院

校对:Ruth Jiang

审稿&校对:Ing Zhang

图像:Aedas 、wikipedia

发表评论